217
0
4

健精神!你聽過這些日本秋天的「季語」與「風物詩」嗎 ?


簡短的瞬間餘韻,要藏不藏的味道,
同享古往今來日本人的體感氣氛,就是俳句的意境。

和常綠之國臺灣不同,日本是個四季分明的國家。不管在戲劇、電影或文學裡,都常看到「夏の風物詩」、「秋の風物詩」這說法,你知道「風物詩」是什麼嗎?

風物詩其實不是詩(咦)而是最能體現四季風情的事物。春天的櫻花,夏天的風鈴、煙火和怪談,秋天的紅葉與螇蟀,以及冬天的雪,那些須記下的四時好景好物,就是最美好的詩篇。是枝裕和的近作「海街日記」,就使用了四季絕美的風物詩,映襯出鎌倉四時變換中的姐妹情誼。

和風物詩不同,俳句是一種「文類」,有人形容俳句(HAIKU)是「心的照相機」。俳人即景詠物,非常直覺,體現了日本美學。因為日語特殊的音韻,俳句以「5,7,5」的音調為主,一首俳句,只有17音。簡短的瞬間餘韻,要藏不藏的味道,同享古往今來日本人的體感氣氛,就是俳句的意境。也難怪日本人喜歡推特,用短文寫心情,根本就是日本傳統。前一陣子推特推出「斷行」新功能,日本鄉民很高興地說「可以寫俳句了!」還有「俳句った」app,方便使用者用推特寫出直行俳句。

俳句最重要的是四季的美感,所以寫作俳句時,要插入「季語」。季語是種符咒,是種約定,讀者一看到季語,就知道應該按下腦中的哪一個開關,要召喚什麼感覺了。

比如說,看到「雪解」、「貓の恋」,就應該知道是春天的季語。看到「薰風」、「團扇」、「梅酒」,就是夏天到了。「神無月」、「冬北斗」、「除夜鐘」是冬天代表性的季語。

秋天,則有「白露」、「秋分」、「鰯雲」、「紅葉」、「朝顏」、「柿子」、「栗子」等等。適當地利用這些固定的季語,醞釀出季節感,在人時物之間織起的心情短詩,就是俳句。

好的!接下來,跟隨秋日季語一起滿浸在日本的秋思裡吧。

(Takashi .M@昭和公園@flickr)

秋之季語之一:「芒」

「滔滔瀑布響,啊芒草。」
(とうとうと/瀧の音ある/芒かな
。
久保田萬太郎

入秋溫度漸低,草木也換了顏色,詩人聽到如瀑布般的聲響,原來是芒草的風聲啊,秋天的聲息來得不知不覺又轟轟烈烈。

yumi kimura@flickr

說到秋天,想到的水果就是柿子了(Photo by Yumi Kimura@Flickr)

秋之季語之二:柿

「方啖一顆柿,鐘聲悠婉法隆寺。」
(柿くへば/鐘が鳴るなり/法隆寺。正岡子規作,李芒譯)

「柿」是秋天的經典季語。金秋時紅柿方熟,正吃柿時,就聽到寺院的鐘響,原來是法隆寺啊⋯⋯這首俳句表現了詩人在秋日的悠哉。正岡子規是明治時期重要的俳人(俳句詩人)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是夏目潄石的好朋友。夏目潄石資助他到奈良旅行時寫下的俳句,到今天已成為全日本家喻戶曉的名詩。

秋天的魚鱗雲(Photo by snake cats@flickr)

秋之季語之三:「鰯雲」

魚麟雲,不可告人。」
(鰯雲/人に告ぐべきことならず 。加藤楸邨

日本有兩個形容秋日天空的諺語,一個是:「秋空女人心」,另一個是「秋空男人心」。

呃到底是怎樣啦!算了,只要是人心,都變幻莫測不可捉摸吧。

「鰯雲」是秋日高空常出現的卷積雲,特別能使人感受到秋天空氣的澄淨。看著美麗的天空時,不禁想找個人說,卻有太多連對自己都想藏起來的心事,或者,連向他人訴說眼前風景之事,都不禁情怯,是這首俳句淡中的深意。

城市裡的滿月,(Photo by half rain@flickr)

秋之季語之四:「月」、「名月」

「幫我摘下名月,哭泣的孩子說。」
(名月を/とってくれろと/泣く子かな。小林一茶

「某僧不待月,逕自歸。」
(ある僧の/月も待たずに /帰りけり。正岡子規)

不管在什麼時代,掛在空中的月亮,都是任性彆扭的孩子們最想到手的禮物。今年的中秋,在臺灣,哭啼的杜鵑取走了月亮,但我們還有,月亮燈。不論晴雨陰雲,都永遠滿月。

只是,如此一來,也失去了不待中秋名月就率性回家的自在了。

192082811_org

那谷寺紅葉,也太繽紛,在這麼多彩的所在竟能感受到秋風白,不愧是松尾芭蕉,Photo by じんじ@フォト蔵

秋之季語之五:「秋風」

「石山濯濯,岩石白潔如洗,秋風更白。」
(石山の/石より白し/秋の風。松尾芭蕉作,鄭清茂譯) 

俳句之祖,酷愛旅行的松尾芭蕉,他的俳號為「桃青」,是向他最愛的中國詩人「李白」對仗以致敬。

1689年芭蕉從江戶徒步旅行到東北和北陸,在紅葉勝景那谷寺,吟詠出這句「石山の石より白し/秋の風」。用顏色來形容秋風,可說是奇想天外。雖說受中國思想影響,日本也有「青春、朱夏、白秋、玄冬」的概念,但比石山的白堊岩更白的秋風,是什麼樣的白呢?

是搖曳般蕭瑟的蘆葦白?還是夜裡白露漸起的透心白?將寂寞美學帶到俳諧詩壇的芭蕪,是秋色最佳的代言人。


直到現在的日本,俳句還是抒情的好用文類。例如伊藤園「おいしいお茶」的俳句大賽已進行到27屆,以「自由書寫心之風景」,催生了不少名句。

譬如說日本鄉民都為之戰慄的七歲俳人佳作「おでんの日/ちくわの中に/お兄ちゃん」(今天吃黑輪,哥哥在,竹輪裡)。到底是用「以管窺天」的概念從竹輪裡看哥哥,還是⋯⋯哥哥已經被做成竹輪了呢?俳句留下的想像力讓讀者創造出好幾種聯想空間。

伊藤已金秋

伊藤園已推出金秋版,照片取自官網

不過,如果覺得俳句非要塞「季語」有點麻煩,來寫「川柳」吧,川柳幽默搞笑的意趣更加豐富。我們的好朋友「櫻桃小丸子」有個可愛又容易受傷的爺爺友藏,「友藏心中的俳句」想必大家都不陌生。爺爺用他自以為是的俳句,搞笑地演出了內心小劇場。

但日本人都知道,那不是俳句,而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

友藏忍耐的俳句

爺爺的名俳句:「ウニなんて/わしもたべたい/だけどしめ鯖」(海膽啊,我也想吃,但還是鹽鯖魚吧。)

貧窮老人的丸子爺爺不得已的克制。有一點蕭瑟,一點可愛。

近年則出現了自虐的「銀髮族川柳」(シルバー川柳,是一個老人之家舉辦的川柳大賽,點可看今年入圍者,充滿令人苦笑的幽默!)以及貼近日常生活的「上班族川柳」(第一保險舉辦,サラリーマン川柳,年年都讓上班族笑出眼淚),兩者都成為鄉民討論熱門,以下精選幾則很秋的,以供讀者秋日清娛。

銀髮族川柳

(恋かなと/思っていたら/不整脈)
戀愛了嗎,原來是心律不整噗咚跳。

(万歩計/半分以上/探し物)
計步器,一半以上,都是在找東西走的路。

(無農薬/こだわりながら/薬漬け)
一邊在意「無農藥」,卻是藥罐子。

(景色より/トイレが気になる/観光地)
觀光地,比起風景,更在意廁所。

上班族川柳

(「ご飯いる?」/家にいるのに/メール来る)
「要吃飯嗎?」,明明在家,卻用簡訊問話。

(ゴミだし日(び)/すてにいかねば/すてられる)
垃圾日,不去丟垃圾的話,就會被另一半丟掉

⋯⋯各位是不是也感受到一點蕭瑟的秋意呢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