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k
0
1

臺灣最在地也最性別平等的王母信仰:瑤池金母


真的不知道原來王母娘娘有這麼多面向!


文/陳韋誠(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族群與文化碩士生)

瑤池金母,也就是王母娘娘,信仰原型為《山海經》中掌管疾病與災禍的神靈──西王母,文獻載王母有豹尾虎齒的奇特表徵,居西方崑崙山之北,是長生不老的女神,因為位處西方,屬金,所以稱為「金母」。

漢代畫像石中常見「西王母」與「東王公」的圖像,這兩位大神為天界男女眾仙的領袖,多數畫像石同時會有三足烏、蟾蜍、九尾狐、玉兔等動物圖騰。三足烏與蟾蜍分別象徵日陽月陰,九尾狐喻象王孫繁息、家國昌榮,玉兔則彰顯西王母掌管長生不死藥的神聖職能;由於畫像石常用於漢代喪葬建築之中,這裡面也可以看出漢代的宇宙觀,以及對死後世界的想像。

西王母畫像磚,作者不詳(漢無年月)。引自《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

西王母畫像磚。圖右有三足烏,圖左有九尾狐,下面那隻是蟾蜍嗎好調皮喔。作者不詳(漢無年月)。引自《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

明代中葉以後,西王母的「母神」神格與天地之始、萬物之母聯想結合,因此,明清兩代,無生老母、無極老祖、瑤池金母、王母娘娘、明明上帝無量清虛至尊至聖三界十方萬靈真宰等別謂應運而生。由此可知,瑤池金母原為小說、戲曲當中的神話人物,結合道教母神形象與新興教派發展後,才逐漸拓展開來。

◎瑤池金母信仰在台灣後山開花!

臺灣民間信仰大多與移民原鄉信仰有關,王母信仰在臺灣擴張,卻是戰後意外崛起的新興民間宗教型態。

1949年,因花蓮縣吉安鄉張家房客蘇烈東,透過「關亡魂」方式探望已故友人張煙,王母娘娘意外顯聖附乩,之後更指示要在此濟世,遂開始大量以靈驗感應服務著稱的救助服務。王母信仰從那時開始日漸擴張,並在花蓮發展出「慈惠堂」與「勝安宮」兩大信仰系統。

吉安鄉今日已成為臺灣王母信仰中心,拓展了數千王母信仰分堂,成為臺灣新興宗教中舉足輕重的支派,更是臺灣本土創生的重要教派。

13120391_1220321464653963_799443197_o

花蓮勝安宮早期照片(陳韋誠提供)

王母信仰下的兩大網絡,慈惠堂稱王母為「瑤池金母」,勝安宮則稱「天上王母娘娘」,兩間廟都宣稱自己是開基宗廟。慈惠堂用著穿青衣代表虔誠與誓忠,勝安宮則身著黃衣。

王母信仰呈現創世與救世的神話,並需透過實際的集體禮拜、神靈附體達到救贖,各分堂有組織性地宣講鸞文、通靈治病、散發經書,追求「利己利人」的精神。每年這幾個節慶時間點前夕,全臺各地的王母信仰廟宇、宮壇,幾乎都會利用時間前往祭祀、祝壽,現場信徒靈動與參拜隊伍熱鬧非凡。

13148143_1220321477987295_642804582_o

遠地進香團至花蓮勝安宮進香照片(陳韋誠提供)

王母信仰強調集體參拜與神靈附體的發展,深深影響戰後臺灣民間信仰網絡,出現有所謂「會靈山」、「走靈山」的信仰系統,以靈動感應、靈乩修行著稱,甚至有學者認為,靈乩已經逐漸取代臺灣傳統乩童文化網絡。會靈山以祭祀五母為信仰核心,這五母包含瑤池金母/王母娘娘、地母至尊、女媧娘娘(九天玄女)、準提佛母、驪山老母等,以「瑤池宮」為名的修行者,需禮拜慈惠堂瑤池金母與其他四母,若為「王母宮」的修行者,則需禮拜勝安宮王母娘娘與其他四母,並到各大廟宇以會靈方式,自我救助、靈動修行,也有說可讓冤親債主放下怨恨,透過五母居中協調,使修行者誠心懺悔,獲得諒解與內心的平靜。

◎我的乾媽是王母娘娘?

在王母信仰文化中,很特別的是有非常大量的「契子女」,以王母為「契母」。1949 年蘇烈東降乩口喻中即有記錄:「今特親身下降,挽救世人,只因聖凡各別、人鬼隔離,凡眼不能見、凡耳不能聽,所以吾要收汝為義子,委汝傳言,啟化眾生。」很多王母信仰訓文中,都會特別提到「渡靈兒」、「喚靈兒」,象徵王母為眾「信子」之母親。

絕大多數的契子女,也都會在自己的地方建立王母信仰宮壇、私廟,以協助王母渡化與救濟眾生,形成王母信仰重要的擴張網絡。另外,契子女也會宣稱能與瑤池金母「面對面」對話,經由說天語、寫天文、靈動、訓身、會元靈等方式,和「母娘」直接接觸,透過「靈」和「母娘」緊緊相繫,互相依附與關照。

◎高度性別平等的民間信仰

傳統臺灣民間信仰中,許多儀式和祭祀禮器往往嚴禁女性參與碰觸,將女性身上「帶血」、「屬陰」等特徵,作為必須避諱的核心禁忌。但在王母信仰文化中,契子女與「母娘」互動幾乎毫無性別差異的問題,不僅強調精神層次交流,打破身體禁忌囚固,契女很少因為經血而被視為不潔,往往與契子地位無異。每個信眾都能以各種形式與「母娘」建立互動,呈現臺灣王母信仰中,信徒高度自主平等的社群共同體。

更有甚者,因王母為女神,使得女性信奉者在王母信仰中還更具主導權與詮釋權,比如各地慈惠堂女性信眾往往較男性信眾多。像是臺北松山慈惠堂,正副堂主皆為女性,不僅展現堅韌的經營力量,連年辦理母娘文化季,更積極經營國內外慈善與文化事業,使松山慈惠堂成為大臺北都會區的重要廟宇。女性已經成為慈惠堂系統中重要的領導者,甚至能在全國金蘭會或其他相關社團中,扮演重要領導角色,經常是眾多男性寺廟管理者中的獨特焦點人物,這種女性與王母信仰之間的契應,越來越蓬勃明顯。

◎充滿現實體感的信仰經驗

從崑崙山豹尾虎齒的西王母傳說到漢代畫像石的西王母意涵,再到近現代在臺灣花蓮慈悲顯化的「母娘」形象,可以發現,王母信仰與人們的距離感日益縮短,人們對其依託也日漸加深。這裡面不僅牽涉到不同時代人們面對神話的理解態度,更重要是,神靈不再居住在遙不可及的聖山或不可攀附的想像世界,而是透過靈顯、靈動、靈感交流等元素,與信徒直接接觸、溝通。這或許正是王母信仰在一貫道、慈惠堂、勝安宮與會靈山等新興宗教網絡中,能擁有崇高信仰地位的原因。


【到哪裡拜會瑤池金母?】

☸如本文所言,花蓮是台灣瑤池金母信仰的發源地,因此花蓮慈惠堂與勝安宮,是兩個最重要的宮廟。

有趣的是,你知道慈惠堂提供參訪者住宿嗎?其實這也是台灣因進香文化活躍而因勢產生的「香客大樓」服務,這是旅人在花蓮慈惠堂的住宿經驗。而臺北的慈惠堂,甚至被選為「全台十間必住香客大樓」之一?!!

花蓮吉安鄉的勝安宮則更以求姻緣靈驗而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