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
0
0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守護高雄哈瑪星

文化若不能從實際生活開始累積的話,
再多的大型文化館也是更多的蚊子館,
是不是可以把經費交給更實際在
民間努力的基層,
把底打好,
把文化跟生活作更緊密的結合。


IMG_1621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 Takao Renaissance Association」成立於2012年,致力於與官方的溝通協調,在文史保存與城市發展之間,創造政府與民間的雙贏局面。目前正積極關注「哈瑪星新濱老街廓開闢案」。

IMG_1597

成立緣起:民國101年初,高雄市政府因哈瑪星新濱老街廓開闢案,要拆除哈瑪星社區一排房子作為停車場的闢建地,此時,一群愛護老高雄的民眾不捨見證高雄發展歷史的古蹟為了經濟發展等原因不 斷消失與犧牲,於是透過網路集結眾人的力量,以保護高雄歷史文化為基礎,並以非營利組織為 經營方式,成立了該社。希望透過此力量可以讓更多老建築得以保存,用它們的存在為屬於它們的故事述證。

IMG_1594

在事件發生之初差不多也是台銀宿舍搶救(*)的那段時間,也因為如此而有關注這個團體的活動,後來看見他們有了空間,更多志工團隊的加入,到後期更有木工班,並且與政府單位有更多的對話,這段過程讓我非常的感動,一直希望能有機會能夠來拜訪取經,也重新位彰化的各項在地保存運動而努力。

(*)新聞連結:守護文化資產 喚醒老彰化 – 遊子返鄉 邱明憲搶救台銀日式宿舍、扇形車站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 Takao Renaissance Association」會址原為佐佐木商店高雄支店的倉庫,非常長的時間使荒廢的狀態,後來會社成員開始加入協助整修到運動。

IMG_1565

IMG_1561

IMG_1567

IMG_1570

目前內部狀況良好,並保存了許多高雄的文物。

會社的目前的經費來自於各項的捐助以及相關文創商品的販售,這些商品製作的非常精美。


在這個空間裡,我開始不斷的思考與體會:

一個地方的文化是來自於是否有成立文化館比較重要還是群眾對於文化的參與比較重要。

我想舉一個彰化的實際案例。

彰化有一個「南北戲曲館」,作為台灣南管與北管的文物累積與課程教授地點,但假使各位有去過那裡的話,應該會認為那個地方都沒有開吧?

這樣一個戲曲館是否真正讓戲曲重新走入民間需求呢?

南北管的存在會因為有戲曲館而存在還是民間的曲館需求呢?

目前彰化比較活躍的北管團體「梨春園」近年來因為新血的加入而讓整個曲館開始有機會走入大眾,但整個建築年久失修殘破不堪。

另外一間已經閒置許久的曲管「集樂軒」,館員早已不在,但相關樂器、戲服等等都還在空間也還在,為什麼不好好的善加利用呢?

也就是說,到底是蓋一個不常使用的文化館重要呢?還是將這些平常就在努力經營的曲館,多給他們一些經費以及機會,把學習的場域帶到實際發生練習與演出的空間呢?


再回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

這棟建築的存在是來自於民眾主動的參與,不需要非常的多的經費卻累積了完整的打狗文史,讓這個記憶與利用方式可以不斷的被參考被加入。

不只如此,近年發展的木工班,更將老房子維修的技藝作更直接的傳承,同時將木工技術以及在地文化作一個非常完整的連結。

我們常常會羨慕日本,從底層開始的文化涵養,每一件事情,每一個步驟,每一個思考,無不從基礎的文化層次開始,所以我們從來不會去質疑日本人有沒有文化的問題。

而我們呢?

文化若不能從實際生活開始累積的話,再多的大型文化館也是更多的蚊子館,是不是可以把經費交給更實際在民間努力的基層,把底打好,把文化跟生活作更緊密的結合。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非常努力的在做這件事情,我知道目前台灣也有許多人正在努力的作這件事情,這也是台灣文化力的來源。

來到高雄,且別忘了來這裡走走,看看來自於民間的文化力,以及這美麗的哈瑪星。

IMG_1610

IMG_1618

IMG_1621

IMG_1600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也有相關導覽活動可以參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多多關注


※ 本文原載於《小王子的浮世隨筆》,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