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民宿當景點!工頭堅 x Dear b&b 攜手打造的「花蓮民宿學」

臺灣的民宿產業發展至今,已經到了泥沙俱下的程度。但正是如此,才有披沙揀金的必要;花蓮在民宿產業中,又有著香格里拉的地位,不世出的高人,築夢的生活家,格調至上的團隊,不約而同的匯聚此地。他們的生活態度與審美實踐,延伸至屋宇,自成一方樂土。能住在他們的民宿固然是種享受,但能在一日行程之內,得到數種環境與人文的綜合體驗,亦理應有其價值。

在工頭帶領下,上午十點半,Dear b&b 的 Minchelle 與來自各地的團員,在花蓮火車站對面的洄瀾窩青年旅舍門前集合。離開花蓮市區,汽車沿著台十一線往南開,經海線鹽寮、水璉、芭崎、磯崎,抵達民宿學的第一個景點:後湖水月民宿。

從花蓮市出發,車程約五十分鐘。右方海岸山脈綿延,左方就是廣袤無垠的太平洋,由淺至深的藍色,層遞上天。天色晴朗,近岸邊數塊礁石,車行間似鯨豚出水。過彎取直處,景窮復現,宛若天地新開。

這一趟民宿學,雖以參訪民宿為主要目的,然花蓮得天獨厚的風光,也是旅途中不可錯過的享受。多虧工頭堅謙恭有禮的車速領頭,眾人得以飽覽勝景。

第一站:後湖水月

抵達後湖水月已近中午,導覽前,民宿主溫兄領我們一行人進餐廳,準備雙層便當款待眾人。這便當本來是設計用來拿去外面吃的,民宿坐落山間,佔地千坪,隨處可見草地涼亭,又多水塘夏荷,綠蔭繁花,供遊人擇地野餐。

後湖水月的雙層便當,可以拿到外頭的花園就地野餐。

後湖水月經營十五年,放在台灣民宿產業的發展歷程上看,算是相當早期的一家。其父任報業記者,採訪時發現此地,原擬購之建屋以養天年,民宿算是無心插柳的事業;溫兄在台北讀完大學,決定返鄉隨父創業,完整經歷了從草創到不斷完善的過程。飯後參觀客房,每一間都獨具特色。現有七間房間,四種房型,有坐擁無敵海景的綠鑽石,湖畔的水月湖 、空中鏡面屋,以及峇里島度假風情的水間玻璃屋。

水月湖與水月湖 villa。

綠鑽石villa房外的露天水池,直面太平洋。

午後,眾人在園內涼亭休憩。園中繁花錦簇,彩蝶翩飛。水中游魚蛙、水面紅蜻蜓,據說皆食黑蚊,故待久也不怕皮膚紅腫;池畔風荷,驅散溽暑蒸熱,或躺長椅,或倚亭柱,自在談天,神態靜好。

工頭堅和Minchelle、民宿主人溫兄在民宿庭院談天小憩。

如今溫兄養兒育女,三代皆居於此,一同經營這方天地。山居有閒情,亦有旁人不可知的勞苦,但依然是汗水與滿足。後湖水月的存在,對溫兄一家而言,是人生理想的實踐;對大眾而言,代表的是人們普遍對自然美景的追求、以及對閑適生活的嚮往。

緩慢尋路:石梯灣118

續往南行。平日時段,還是能看見許多旅遊巴士往返台十一線,看海稻田,看石梯坪,在無盡的海岸線尋找容易辨識的景點。

公路旁遠眺緩慢尋路;石梯灣118

「緩慢尋路;石梯灣118」入口景觀。

石梯坪一直到都蘭,祕境型民宿在此高密度集結,譬如沙漠風情,或者是我們的第二個參訪民宿,「緩慢尋路;石梯灣118」。兩座同樣來自名建築師陳冠華設計的建物,前者綠蔭環繞、後者兀自挺立,奇峰異石般座落於海天交會之處,非惟無格格不入之感,反倒因其而將四周景物如卡榫般嵌合於一面。

「緩慢尋路」是「緩慢」的另一品牌。在大廳,負責人正翰為我們介紹品牌形象與精神:「緩慢文旅」從薰衣草森林起家,本著對質感生活的嚮往經營至今,已發展出多向度的產業品牌,民宿、青旅、餐廳、商鋪等,希望能為現代人提供更有質感的假期生活,身心靈完全放鬆」;盛夏的午後,坐在開電風扇就足夠涼爽的大廳,拿手捏陶杯,喝著冰涼的啤酒與咖啡,吃幾片午茶小點,聽令人振奮的簡報。面朝大海,陽晴稻青。

民宿穿堂的休息區,負責人正翰與工頭堅談天。

石梯灣118的建築內外具統一性,外觀大巧不工,內部裝修不加雕飾,盡可能只在原有的基礎上增添必要的裝置,粗獷而不失機能,宛若硬漢挺立於岸邊。而房間格局,則是其粗中有細的心性;簡報結束後,正翰領眾人上樓參觀房間,窗外風光盡入室內。再到一樓大廳外的穿堂小憩閒談,彷彿躲進孩提時代無意間在鄉下離家稍遠處發現的祕密基地,可惜再也沒有長得用不完的童年。薰風一陣,令浦島回春。

團員在石梯灣 118 頂樓大合照。

午後近傍晚時分,兩車乘客交換,隨著工頭堅一貫溫柔的行車速度北返市區。在台十一線開車的好處,幾乎不堵車。回程依然在山海追逐之間,漫談旅行與產業。參加民宿見學行程的成員,大多也是相關從業者,對台灣觀光發展現狀,各有體會與意見。你幾乎可以想像,在這一趟徜景色迷人的路上,我們是如何的讚嘆造物之美;又是如何的批判部分業者竟能蹧踐如斯,從而得出各產業領域永恆的結論:天生美感予人,而創造需要知識,品味需要教育。

葉宿文旅

葉宿文旅穿堂。

回市區,到花蓮港附近,已近黃昏。接下來要參訪的葉宿文旅,是古建物活用的成功案例。此地本是榖倉,以及港務局員工的宿舍,按慣例,此地該要變成文創商店,可惜不在市區,不具備自然人流,一度要被拆除。海外留學歸來的 Willis 發現了這裡,決意將此地打造成花蓮市區最好的文創旅舍。

葉宿文旅的大廳,平時供旅客休憩、下午茶,同時也是小型展場,晚上則不定時舉辦音樂會。

在大廳休息滑手機的工頭堅與 Minchelle。

我們到訪時,Willis 正好出國差旅,由店內小哥為我們講解。葉宿,取夜宿諧音,同時也有與自然共生之意。大廳內的許多擺設都取自建物本身廢棄的邊角料,稍作重整,就成了桌椅、裝飾;建物本身坪數不小,不過葉宿僅十二間客房,意味著每一間客房都非常寬敞,這是Willis在生意上的天真,因為旅宿業客房越多、回收越快。但這也是他對旅宿業的熱情,產品至上。至上到什麼程度?十二間客房,大多是四人間,每一間都找不同的藝術家設計,並在視覺不可見而觸覺能感之處著力,打造的不僅是拍照美宿,而要你有舒心安神的一夜好眠。

所謂文旅,固然是趁著前幾年文創產業的風頭連帶興起的時髦名詞,至於如何才稱得上實至名歸,得讓具體作為說話。環境、風格自是基本配備,文創,一言以蔽之,搞事,就看你能釋放多少能量,凝鍊多少結晶,耀眼得讓人無法忽視、言必及之;現在葉宿的大廳,白天是餐吧、晚上是酒吧,有固定的美術展,也有不定期的演出或講座。延伸至戶外,葉宿主辦的葉市集,也已經舉辦多年,規模一年比一年更大。

葉宿還有一點非常值得學習:浮動制的房價。這是所有民宿經營者理應隨心應手的技能,能做到的業者則寥寥無幾。航空公司為了盡量售出機位,會適時依照時段、評估供需,以及銷售情況而調整票價。Willis認為,客房也應該比照辦理。大多數中小型旅宿業者房間有限,控管容易,更該靈活調整房價,這與節操無關,而是切合市場脈動。各人只要捫心自問,選擇眾多時,好商品與便宜的普通商品,哪一種更讓你動心就行。

 

春雨民宿

傍晚入夜,駛離港區,轉進山線,到今日最後的一家春雨民宿吃晚餐。民宿在壽豐鄉間,環山圍繞,繁星之下、朝露池邊。

隱於壽豐山間鄉里的春雨民宿。

甫進門,大廚小刀立於灶前,滿室飄香。女主大萍正設桌擺盤,招呼款待。今晚吃的不是尋常菜色,是宮內法式禪風料理,源出日本宮內廳大膳課。宮內廳是輔佐日本皇室的機關,大膳課相當於御膳房,小刀在回臺灣陪大萍到花蓮開民宿前,擔的是大膳課的差,天皇の料理人。今晚以宮內法式禪風料理作為行程的高潮。

宮內法式禪風料理是正宗的法國料理精髓,與日本正宗懷石料理的精神結合,而衍生出的宮廷料理風格。與法式料理最大的區別在於,這是一種符合日本皇室節約之風的烹飪技法,料理本身有繁複的工序,盤上不存在無用的裝飾,只要是能吃的食材就絕不浪費。

刀的菜單,由左上到右下依序是:前菜「格蘭菲迪單一麥芽威士忌,伏特加金莎巧克力,爆米花果乾燕麥土壤」、「廣島牡蠣奶油濃湯佐鱈魚條、珍味魚卵」、「北海道生食干貝佐松葉蟹膏、鮭魚卵」、「鹽焗鮟鱇魚肝佐紅酒煨水蜜桃」、主菜「南法亞維儂老城烤雞佐櫻桃紅酒醬」、「聖路易豬肋排佐香蘋果蜂醬」、「英國麵包蟹」、「CHOYA梅酒沙瓦」、甜點「焦糖鳳梨與羊乳酪爆米花、馬卡龍」(照片與品名皆小刀提供)。

這樣的故事一定不陌生:長年在外工作的夫妻檔,迷上東部美景,毅然離開大都會,跑到鄉間開民宿。春雨民宿是其中之一。常規的民宿夢只想得到開頭,人生無爭,歲月靜好;中後段的勞苦都得在過程中體會,擦不完的地板、換不完的被罩,沒單煩惱生意差,有單又怕奧客來。不過由於大萍此前是護理師、小刀是主廚,都是站第一線的職業,什麼樣的人都見過,顯然並不存在適應不良的問題。

春雨民宿在這趟遊程中,是最年輕的一家,開業不到半年,但大萍小刀夫婦都是手藝人的性格,選址、佈置匠眼別具;招待、維護皆費心思。命名緣由也很別緻,古人相土嚐水,象天法地,春雨則象草木逢春、枝葉沾露,六個房間分別名為:驚蟄、春分、清明、榖雨、小滿、冬至,循時而行。

春雨民宿「清明」房的白日景觀,窗外滿目青山。

在遊程的最後一站、正是略顯疲憊之際,美饌連番上桌,舌尖滋養精力,從工頭堅的談興再起就感覺得出來;有團員本欲提前離開,吃完前菜,就直到甜點,一陣暢談,乘興而歸。

主廚小刀,也是民宿主人,正在跟團員分享人生故事。

民宿的風格,是民宿人的延伸,人們捨飯店而取民宿,就代表除了制式、奢華之外,一定有別種需求,沒有辦法只依靠設備就滿足。可能是一席不需猜忌的談話,也可能是一回盡心籌備的款待。好的民宿人,有著洞見世情的歷練,秉受自然風土的滋養,儘管日常瑣事依舊,卻能活出都會生活所不常有的餘裕,他的民宿提供的,也就不僅僅是一餐一宿,而是城市人向來稀缺的悠然假期。

【本文與 Dear b&b 品牌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