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0
0

新宿二丁目漫遊指南


二丁目的空間,
很像日本的祭典,
極端壓抑下的放恣……


文、圖/狸小路

新宿二丁目,是東京都內最有名的男女同志酒吧大區,從JR新宿車站走過去,約20分鐘可達。沿途可以逛逛新宿伊勢丹或是美術用品名店世界堂,若要演出賣火柴的小女孩,一路都有美麗櫥窗可供張望(也許很多人都感覺到了,東京都心就是美麗的大櫥窗,我們擦亮眼裡的火柴,只想照亮憧憬)。從地下鐵新宿三丁目站或新宿御苑走過去,只要5分鐘--新宿三丁目站開通以後,許多人都改約在「三丁目」,說出來好像比較不害羞。

IMG_1178

二丁目裡好多這種可疑的小店,在小巷和公寓裡無秩序地長著,安慰了不少迷路的靈魂(也讓許多人在裡頭迷路)

 

因為楊千樺演唱的《再見二丁目》,二丁目在很多人心目中一直是有點悽清的存在。林夕曾說過「原來過得很快樂,只我一個未發覺」是他最悲傷的歌詞。滿街腳步和滿天柏樹突然都靜下的時候,此肉身雖在堪驚,愛與欲望的惘然裡,反而因為異國語言的疏離感才能讓自己好過。我們怎麼會發覺自己曾經快樂過但當時未明白呢(好拗口),難道不是慣性的壓抑,讓自己都淪為自身的暗影了嗎。

日本的同志文化,相對於歐美,甚至是台灣,都是比較封閉的。新宿二丁目或是大阪堂山這樣的酒吧區,自成一個小世界。據說新宿二丁目本來就是風化區,隨著這樣的脈胳,戰後漸漸增生出許多同志酒吧,成為世界知名的同志區。許多店家因為個性強烈的店長或是辦活動的調性,可能長出相對特殊的樣貌。比如說,「艷櫻」多是年輕的女孩,也歡迎外國人,「Gold Finger」辦很多活動,甚至還有「台灣麵線日」。因應越來越多外國觀光客的到訪,也有店家在門口的看板上寫「有會中文/英文的店員喔」,乍看二丁目是越來越「觀光化」了,但事實如何呢?

IMG_1176

二丁目小巷弄,並不是什麼堂皇的所在

這裡不乏刺激和探索,眼神和眼神的默契。二丁目的空間,很像日本的祭典,極端壓抑下的放恣,喝了酒裝茫的人們領帶鬆得很可疑,路人們的傻笑友善又親切,但轉過頭回到普通世界,是一個一個返回機器內部盡義務的螺絲。在二丁目認識的人,在現實生活裡你大概認不出來--即使認出來,也最好假裝認不出來,光是外人隨口的一句「你們在哪裡認識的啊?」一躊躇,你倆便會陷入困境。二丁目又是很日本的空間,有那麼點京都高級料亭「一見さんお断り」(拒絕生客)的封閉習慣,是要一再來訪成為熟客才能比較自在的所在。那種封閉是某種很日本的閉鎖感,於是也蔚為外國觀光客眼中「難以觀光的奇觀」。倒是以前的東京同志們,如果能找到兩三間屬於自己的新宿二丁目酒吧,大概也就能在此安身立命了吧。

IMG_1134-2

看板上兩個相擁的男子旁寫著:「要定期HIV檢查喔。」除了二丁目,其他地方看不到這樣的看板。

二丁目是認識人的地方。小酒吧密密縫在新宿犬牙交錯的巷弄裡,沒有人導引的初心者,如前所述,很難安頓自己過長的手腳。大致來說這裡有「men only」、「women only」和「mix」的酒吧(mix的店有些還有時間限制,譬如星期一三五是mix,星期二四六是純吧)。有些店會要求チャージ(入場費),但也不明說,基於日本人「暗默的理解」,你直到付帳時才會明白一開始送來的爆米花或魷魚絲需要700日幣。小酒吧是社交場,在狹窄的吧台前人們擠挨著左右的人,只好就談起來,一開始總是談天氣和新宿這地方,再來不動聲色地問單身與否,再繼續不動聲色地試探彼此性向裡的性向(零或一或不分,是不是我的菜)。

在東京住了三年以後,我有了生活和工作上的朋友,但偶而會感覺到獨活而無同志友人的寂寞。許多人說日本女孩很「可愛」,但可愛變成一種性別上的魔咒,束縛了許多「不可愛」的女生們。連續劇的標題可以下「只有可愛不行嗎?」,但我不能大聲喊:「不可愛不行嗎?」有時或許也佩服又驚嘆,那些把可愛打磨到發亮發光的技術多動人啊,不過本人就是塞不進標準的可愛模板。男同志友人大A來到東京彷彿墮入極樂地獄,滿城光鮮亮麗纖細的男孩打扮得體,讓人想扯下他們的領帶剝掉合身襯衫,大A驚聲尖叫:「滿街都是菜啊是菜我是天堂裡的餓鬼!」他們的困境是怎麼找到菜裡的真菜;但對中性女同志而言,滿街女孩有可愛有洗練有俐落,但我格格不入啊,我的困境是找不到別的「我」,我想知道「我們」是怎麼活過來的。

於是開始怯生生走進二丁目,參加活動,慢慢學會和坐在旁邊的人哈拉,也學會了放鬆身體和神經的技術。我像灰姑娘般趕深夜最終電車回家,在回家前收集好旁邊人們的故事。那邊坐著的,比我還踢一萬倍的女生,平常上廁所時會不會緊張呢?經過廁所鏡子前的補妝大隊,難道不會懷疑自己是外星人嗎?她瞥了我一眼,幽默回說:「我跟美女一樣,是大家回頭率很高的物種啊。」不為任何原因,除了「性少數」的身份以外沒有任何交集的我們,在二丁目的酒吧裡因為閒聊碎嘴而得到一點「我並不寂寞」的無所事事的悠然……

我得說,這悠然真真彌足珍貴。這是個逸出人際網但能承接住你非典型身份的所在,看到大家在闇夜前來,臉上殘妝宛然,可能卸下一絲防備可能沒有。後來,即使不特地聊些什麼也不覺得緊張了。嗯哼?問我有沒有在二丁目擄獲女孩的芳心?沒有耶,因為不會喝酒,所以也裝不來酒後曖昧的眼神,在二丁目只和一些遊魂互相超渡,完全練心臟聽故事做田調而已~~~

男同志或許還多了些在三溫暖或膠囊旅館的澡堂裡認識(?)磨合(?)的機會,女同志們的勾搭多是用語言,到二丁目尋情便沒那麼簡單。有些酒吧會辦活動(イベント),這個季節的賞櫻會,上個季節的情人節聯誼會,夏日的花火會,為不抽菸的人們舉辦的無菸會,逢周末舉行的徹夜電音會等等。如果不參加活動,直接去那些小酒吧「看看」,就憑長相,靠運氣,或者看有沒有個知情識趣的老闆在吧台願意陪你聊聊。

如果都沒有,去二丁目,去打開一扇又一扇的窄門,門裡人全部轉頭看是誰闖進來的時候,你的心要夠堅強。那絕不會是什麼親切的體驗,需要勇氣,耐心,和無數次的自我介紹。

終極的一期一會,需要全身的力量,但你的力氣別表現在臉上,這是暗勁。金風玉露一相逢都要賭上全部,但一相逢後也可以止於一相逢,請至少保護好自己的身心。

所以說,二丁目到底適不適合觀光呢?要在小酒吧裡享受「自己人」錯覺的話,連續喝個三天就好,記得晚上十點才是二丁目起床的時間。至於聽音樂或跳舞的夜店嘛,查好時間就去,不要害怕。

【店家推薦】

艷櫻

sakura

跳舞夜店,外國人較多,有時可以英語對話。氣氛開放,能看到很多煙視媚行的好風景,適合初次到二丁目的人去春光乍洩一場。(年齡層20~35居多)
地址:東京都新宿区新宿2-15-11 信田ビル1F

Gold Finger

IMG_1166

老牌老店,TP店長都好看且健談,店裡有人熱愛台灣,每週設有台灣麵線日,所以報出台灣名號,幸運的話能得到親切的愛護。Ellen Page在第一集的Gaycation就去了這間女同志酒吧。(年齡層25~45)
♥入場要檢查證件,20歲以下的小妹妹不要去!
地址:東京都新宿區新宿2-12-11

Five Bar

five

上,老闆隨便端出的一盤牛肉蔬菜捲,驚為天人。左下:二丁目許多小酒吧的配置,客人就坐在吧台前,大概十個人就坐不下了(重要提醒:不要在二丁目的店裡拍照,拍照也不要照到別人,拍這照片時我有得到許可)。右下:公寓裡的小酒吧。

這家店的食物非常好吃!!!二丁目是重色重酒不重吃的美食荒漠,能吃到美食是會想謝天的!Five Bar位於舊公寓二樓,一對拉子伴侶開的店,兩位都很能聊,特別的幽默,一問原來是關西人啊。如果你芳心暗許某位常客,腮一個目眉,她們會幫忙~(年齡層30~50)
地址:東京都新宿區新宿2-15-8 2F

♠也推薦akta

FotorCreated

二丁目裡的一個開放場地(同樣也在某大樓的二樓),辦akta的人我感覺是佛心來的,他們想讓大家更認識多元性別的身體、欲望和健康,特別是HIV的問題。健康的性和性的健康,絕對是應該正面理解的課題,否則一定會有無數的性少數(尤其是青少年)受困在自己的沼澤裡的吧。這裡對所有人開放,備有許多同志相關書籍、二丁目活動訊息、和願意跟所有人諮商的友善志工。

akta展示了二丁目人越來越開放的誠意,適合以下觀光客:
「單純想和日本同志聊聊,對日本同志現狀好奇的你」、「不知道下一間店要去哪,想去問問的你」、「就想休息一下上廁所的你」(旅途裡要隨時確保可以上到乾淨的廁所,這是常識!)、「手機快沒電非常需要插座的你」(旅行中插座超重要的)(不是那種插座啦)
開放時間:16:00~22:00 週二週三新年年底公休

♥如果只是想觀光紓壓High一下,女孩派對在這裡~
百花繚亂眼花繚亂夜店趴
Tipsy
diamondcutter
Eros(中文!)
Gold Finger

【沿伸外帶約會好景】
①免費觀夜景聖地東京都都廳
②情趣滿滿「思いで横町
新宿御苑四季都適合散步

 

同場加映:【日本同志用語】

ビアン(bi an)女同志,lesbian的省略。
ゲイ (gei)男同志,gay。
のんけ(nonke)直人。
ネコ(neko)貓。在同志圈指的是P,婆。
タチ(tachi)踢。
リバ(riba)不分。
範例:
「ビアンですが、何か」(我是女同,有事嗎?)
「私はタチしか興味ないですね」(我只對踢有興趣耶)
「しょうがないね。なんとなくのんけに惹かれてしまう〜」(真沒辦法,我就是老愛上異性戀!)
(主圖:Noriya Nakayama@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