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k
0
0

袖珍模型迷你控快到台南朝聖!老得伯的手工雕件


袖珍模型狂與迷你控們怎能不知道這個!


我曾對一把日本迷你菜刀湧現真愛,但實在太貴了買不下手,本來以為只好死心,誰知道台南市就有迷你台式菜刀可以買!民生路的巷子裡,住著一個叫做「張老得」的迷你控老伯,退休後專做一些自己喜歡的迷你木雕和工具,每天午休過後就坐在門口的巷子,戴上兩副眼鏡,就著天光做到黃昏。

能買的菜刀有兩款,傳統台式菜刀,和魚販用的大圓刀。我一開始只想買普通菜刀,對另外一款無意聞問,誰知道老得伯竟然拿出農業雜誌,翻開土魠魚與實刀的合照,向我解釋那就是專門用來切大魚的刀,我看著他發亮的眼睛,暗嘆這就不就是人文風土嗎,一時腦波弱就兩把都包起來了。

12999678_10209178358840948_1230382389_o

想去買刀的人,請自己搜尋「北巷老街」,記得避開台南人的午睡時段,並且把原本預設的停留時間,直接延長為五倍,要是你之後需要趕車班的話。

我現在就告訴你,多出來那四倍時間,會發生什麼事。

首先我用掉1倍時間,觀賞他的「非賣品」。他那口鐵鍋和煎匙使我非常心動,拿在手上把玩許久,兩把鐵鍬的把手也是原木雕出來,嵌上去的,非常感人。他指揮太太拿東拿西講解製作過程,炫耀成品的時候,我把握每一個見縫插針的機會,禮貌請求(盧)他把鐵鍬和炒菜鍋組賣給我,都沒成功。事實上這個階段的時間絕大多數都浪費在這類請求(盧)上,各位可以不用重蹈我的覆轍,老得伯他是堅決不會賣的。

12992016_10209178359320960_858179227_o

看看這精美的鐵鍋和煎匙!老得伯如果賣給你我就⋯⋯就只好默默哭。

13010147_10209178357920925_1009418040_o

這淘氣的小鏟子~

13016406_10209178357040903_639924679_o

可愛的要命的老灶台

老得伯也製作木雕!

老得伯也製作木雕!

其餘的2.5倍時間,我聽了很多故事。老得伯的爸爸在日本讀書,學水利工程,回到台灣不久,八田與一和一班工程師前往菲律賓的船給美軍炸沉了,老得爸(?)二十幾歲就接手續造水庫的工作,之後在台南市成家立業。

老得伯的工具和相本都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大概經常需要展演。他為了給我看爸爸在東京的畢業照,在家族相本堆裡翻找著,隨口就對我一一介紹了。老得伯年輕的時候生得非常好看,襯衫全都很蝦趴,眉目隱約帶著風流,看起來日子不錯。

我問他退休前做什麼,這個七十幾歲的老阿北居然對我瀟灑一笑:「我是賣蜜絲佛陀的,業務。」當年雲嘉南的蜜絲佛陀都是他的領地,他用一輩子將每月五十萬的業績,開發到三百萬。金額我很可能沒記準,因為這個訊息使我相當震驚,原來我媽當年也貢獻過他的年度獎金!

13009871_10209178359280959_1094971335_o

老得伯曾經是南台灣蜜絲佛陀一哥!

他翻開自己當年與太太結婚的照片,叫我看:「我太太這個妝是我畫的。」那真的是專業,眼唇眉腮的勾勒陰影濃淡,完全是當時的最高標準。再翻過去,是幾個蜜絲佛陀小姐的簽名照,還有恬妞和陳秋燕,我識趣地指出來,有女明星耶!旁邊陪著的老得嬸淡淡插進來一句:「他是說認識而已,啊有追人家沒有,我們就不知道了,我們不會知道,那個我們不用知道。」一派冷靜。

他說當年常常要辦活動,女明星來造勢,他唱歌說話主持都要行,說到這裡一時興起表演了一小段,但倒是記得阻止我拿手機拍攝。七十幾歲的台語阿伯,說唱起國語來順暢流利,在當時肯定很厲害,死的都能說成活的,我想我媽算買得少了。我打趣問他,那你太太也是蜜絲佛陀小姐嗎?他有點害羞,說太太在糖廠工作,人家來做媒的。

那天下午,我心裡浮現最大的驚嘆號,是在看到老得伯女兒結婚喜宴照的時候,他居然又指著新娘說:「這妝也是我畫的。」一個男人包辦自家所有女人的妝,能不驚嘆號嗎?而且那個妝的確畫得很合理,很符合時代潮流,他真的會。

13016449_10209178359520965_1278425850_o

背後就是門口的塗鴉牆

剩下那 0.5 倍的時間,是門口那片塗鴉牆要用的,他擇要介紹上面畫的土地公廟、牛車、爐灶、菜刀等,差不多需要這麼久,我一早告訴你要預留五倍,也包括你道別走出巷口的時間,老得伯說這些畫的時候,眼睛會發亮,你萬一急著趕高鐵聽不到,那是有點可惜。

我說再見的時候,他在我身後大聲交代的,不是有空再來坐(那是他老婆的台詞),而是:「你那個菜刀不要給我結在褲頭當鑰匙圈一下子就勾壞去蛤!我一支要做四點鐘捏!

「老得木雕」地址:台南市民生路一段132號。另外,老得伯指定收看的電視新聞採訪片段在此

老得伯的木雕書櫥

老得伯的木雕書櫥。(老得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