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0
1

「加賀友禪」是什麼?結合色彩與四季美學,每田健治的誠實手藝


藍有無數種藍,
色彩的世界非常奧妙,
繪畫的人與觀賞的人所看到的顏色是不一樣的。
透過捕捉這種微妙的差別,
加賀友禪得以表現出金澤的自然和四季變換的美,


 

至今仍保留著日式傳統老街的金澤地區,自古有「小京都」的稱號,在前田利家統治下的加賀藩時代興盛起來,當地的工藝美術因此繁榮發展,其中就包括描繪四季景致、圖案優美的加賀友禪染。

每到夏秋交替之時,加賀友禪的產地就會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色留袖(已婚女性穿著的最高級的和服)訂單。在日本的各種表彰大會、慶典儀式等正式場合都能看到的加賀友禪和服,是日本眾多織物中最珍貴華麗的,在隆重的場合,一件便能技壓全場。

「友禪」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染色方法,它的名字源自京友禪的創始者──扇繪師宮崎友禪齋,他所畫的扇面廣受喜愛,將其扇面的畫風運用在小袖和服上的做法就是友禪染的開始。雖然友禪染誕生於京都,但宮崎友禪齋晚年移居金澤,他將這一帶於江戶時代前期已頗成熟的「加賀染」技法,與自己的大膽創意結合,發明了加賀友禪染。三百多年後的今天,加賀友禪仍然是和服界中多數人的愛用品。

kaga-6336

也有用加賀友禪的技術製作的圍巾、手帕等。即使不穿和服也可以享受加賀友禪所表現出的金澤自然之美與四季變幻。每田親身調試的色彩充滿透明感,染底色時為了讓色彩更加深邃,布料正反面都要染色。

加賀友禪常運用被稱為「加賀五彩」的藍、胭脂、草、黃土、五代紫來彩繪草木花鳥等自然風物。有時還會加入一些意象,如運用了色彩模糊漸變技法的花草寫實圖案,模仿樹葉被蟲蛀食的「蠶食」等充滿禪意的圖案。

加賀友禪的創作者──每田健治不僅將這種獨特的表現風格、圖案構成和色彩運用自如,更以其作品獨特的配色與流暢的線條獲得了很高的評價。美術大學出身的他對於美有別具一格的理解,再加上家族賦予他的傳統匠人精神,使他能夠站在傳統的基礎上設計出前所未有的美妙圖案,成為現代加賀友禪的先驅者。每田的手工技術是從他父親那裡學來的。「父親身體不太好,在考慮生計問題的時候選擇了去京都學習友禪染。那時還是個懷有一技之長就能吃飽,認認真真工作就能生存的年代。戰爭開始後,他回到了金澤。

父親雖然因為健康原因沒有被徵兵入伍,但由於戰爭中禁止任何奢侈物品的物流,只能生產軍事用品,因此他白天在明治乳業上班,晚上回家才開始做友禪。我考慮繼承父親的衣缽時已經是戰後復興期。那時美國文化開始進入日本,日常生活中,人們從穿和服變成了穿洋服,我曾猶豫過是不是應該轉行學做別的東西,但這份事業是父親好不容易堅持下來的,我又喜歡畫畫,而且父親說過:『榻榻米能留下的時代,和服也會留下。』因此我便進入金澤美術工藝大學日本畫專業學習素描和寫生,為學習友禪染打基礎。大學畢業後我成為父親的弟子,開始正式學習加賀友禪技法。」

在加賀友禪的諸多創作者中,能夠嫻熟運用日本畫技法,並能像俵屋宗達尾崎光琳的繪畫一樣,木村雨山巧妙地表現出色調的濃淡,1955年他被認定為「人間國寶」。20世紀60年代以後,日本文化逐漸西化的同時,也重啟了和服的風潮,布匹批發商開始在品質卓著的布料加上作者的落款,這一做法不僅提高了加賀友禪的商品價值,也讓產地金澤迅速發展起來。鼎盛時期這裡約有三百多名藝術家從事加賀友禪的創作,泡沫經濟崩潰後,現在還有約一百八十人繼續著這項事業,但人數不斷在減少。

「新近的住宅已經沒有榻榻米的和式房間,走廊中不再擺放佛龕,結婚儀式也不再穿和服。雖然在茶道和花道的道場、在觀劇及進行美術鑿賞時還會有人穿和服,但在日常生活中幾乎看不到和服的蹤影。京都和金澤地區穿和服的人比其他地方要多一些,但跟金澤的茶師打聽時,他們也說弟子的人數在逐年減少。」

與其他傳統工藝所面臨的問題一樣,用手工一點一點打磨東西的工作,在學習技術期間非常耗時,很少有人能夠堅持下來,加賀友禪也面臨後繼無人的嚴峻考驗。實際上,真正的手繪友禪靠的是堅實而細膩的手腕功夫。創作者構思出的細緻複雜的圖案,在布匹表面上重新描摹謄畫一遍,然後匠人沿圖案的邊緣線塗抹防染糊,這一步驟稱為「上糊」。用澀紙(塗有柿澀的紙)作筒,盛一些糨糊,再插一根黃銅細管作筆尖,從細小的管口將糨糊擠出,沿著圖案的輪廓線描一遍,只有熟練工人才能做到線條流暢無阻。這條用糨糊畫出的線稱為「線路」,染色後會在圖案的邊緣留下一條白邊,這也是友禪染的一大特徵,具有比防染更重要的意義。「上色」的過程便是將顏料用毛筆或毛刷塗抹在輪廓線包圍的區域內。

kaga_6176

「上色」完成之後用攝氏一百度的高溫蒸幾十分鐘,使顏料固定在布料上。接著是「染底色」,即將布料全部染上底色。有名的「友禪流」是用乾淨的河水將糨糊和多餘的染料冲洗乾淨,如果冬天金澤下雪,用積雪融化的水漂洗也可以。這前前後後約十道工序,通常會送給不同專業的匠人分別在不同的工坊完成,但在每田先生這裡則是全部在同一屋簷下完成,像這樣的工坊在金澤僅有數間。

在我們這裡,自己構思圖案、自己上色的人才配得上『工藝作者』的稱號。連貫地完成一件染色作品是我從父親那裡繼承的方法,雖然效率有些低,但是如果不這樣做,就無法管控每個細節,作品的精細度就無法提升。我們這裡的匠人不管上糊還是染色都能做得非常出色。了解所有工序之後,就算有些許失誤也能快速找出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作品完成後的喜悅也只有自己才能理解。如果中間工序交給別人去做的話,成品絕對不會成為自己想像的樣子,這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每個人對色彩的捕捉方式都不一樣,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獨立完成工作。現在每個行業的分工都很精細,不了解染底色和上糊的製作者也有很多。但只有每個環節都親力親為,一步一步走過來,將自己的感情傾注到每一個工序中,才是真正的手工製作。

kaga_6269

kaga_6252

kaga_6224

友禪在京都、金澤、江戶幾乎是同時誕生的,但京都屬於貴族,金澤屬於武士,東京則是庶民文化繁盛之地,在不同的風土民情中,友禪的樣式也各不相同。與京都的華麗宮廷風相對的,是金澤武士的樸素寫實風,這裡描繪風景的圖案比較多。另外,京友禪中會用到貼金和刺繡,加賀友禪則利用精細的色彩模糊漸變技法,能夠營造出一種與京友禪不一樣的優雅純粹氣質。「過去沒有化學染料,只能用胭脂、黃土、藍、草、五代紫等五種顏色混合起來進行染色。雖說都是藍,但實際上藍也有無數種。這和『萬紫千紅』的意思是同一個道理。色彩的世界非常奧妙,繪畫的人與觀賞的人所看到的顏色是不一樣的。透過捕捉這種微妙的差別,加賀友禪得以表現出金澤的自然之美,四季變換之美,具有別的和服無法比擬的魅力。

為了達到想像中的效果,每田會不斷重複調色、試色、再調色的過程。顏色確定之後,再區分使用不同規格的筆或毛刷,將顏料細緻地塗在布料之上。這樣一件色彩豐滿細膩的作品從意象變成實物,有時會耗費數年時間摸索試驗。「我也會嘗試借用正倉院紋樣(正倉院保存的工藝染織品中常見的花紋圖案)中抽象的花朵,將它們以某種規律排列起來,或是從《萬葉集》中尋找設計靈感。設計是經常變化的,製作商品時,我會更加注重加賀友禪的傳統元素,而在工藝展會上我會展出以個性和原創性為主的作品,因為這種具有現代性的東西能夠獲得更多關注,雖然長期從事創作,商品的產量會跟不上(笑)。我認為在堅持古典技術的同時,作品與時代同呼吸也是非常重要的。」

每田不拘泥於傳統,積極參與跨界合作,與同在石川縣能登的合成纖維企業聯合開發出了世界上最輕的披肩──天女的羽衣。「以後我還想結合其他傳統工藝以及先進技術,將加賀友禪的技術流傳下去。紮染、型染、蠟染等染色方法其他國家也有,但友禪染只有日本才有。不管到了什麼時代,人們都想使用那些靠雙手製作出來、具有生命能量和溫度的東西。我想讓加賀友禪這份傳統跟上時代的步伐,以不同形式、不同風格將自己的魅力永遠延續下去。」

kaga_6404

每田健治1940年生於石川縣金澤市,畢業於金澤美術工藝大學日本畫專業。師從父親每田仁郎。為日本工藝會正式會員,專業製作留袖、訪問裝、和服布等,2011年獲得「地域文化功勞者」稱號和「文部科學大臣賞」。

圖文提供:美帆著《誠實的手藝:代代傳承的質樸美學,日本民藝手作之書

WW06001誠實的手藝-立體書封